妖击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请看小说网www.aidswalktoronto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贾茜扶着墙在高潮的作用下用力撅起屁股,腰往下塌着,浑身微微颤抖。

曹建则极力稳住心神,在贾茜剧烈的高潮中拔出了鸡巴。凭经验他知道贾茜

的高潮跟别人不同,在高潮中贾茜的阴道会剧烈收缩挤压里面的阴茎,十次

有九次在这样的挤压中自己就要缴械投降了,为了防止这种情况他想了个办

法。就是每次贾茜高潮的时候他就抽身而出,这样鸡巴一见风就冷静了,能

保留实力多玩她一次,而且高潮之后的贾茜往往更放得开更听话,也更能让

他体会征服胯下女人的心理满足感。曹建蹲下身来兴致勃勃的从后面审视着

高潮过后的贾茜,女人撅着屁股微微颤抖着,仿佛还在享受刚刚快感冲击下

的余韵,两侧的阴毛在淫水的浸润下被冲击的一片狼藉,刚刚脱离大鸡吧控

制的生殖器正在慢慢的缓缓合拢,仿佛还能看出刚才自己男根填充下的形状。

曹建站起身来,满意的拍了拍罩着黑丝的肉臀,右手扶着男根对准还微微张

开的生殖器又一下插了进去直到根底。贾茜“eng”了一声,又开始承受男人的

冲击。曹建这次不再猴急,秉持着三浅一深的原则,慢慢插入,右手扶着女

人黑丝下的腰身,左手扶在女人的屁股上,大拇指偷偷放到菊花的上面猛的一

下扣了下去,女人吃痛警觉的回头,说“这里可别瞎闹,赶紧完事,不能太长时

间的”男人一想也是,悻悻的收了手,拔出了鸡巴。贾茜扭头问道“咋了?生气了?

这里真不能弄,回来有机会再说吧。”对于让人弄自己屁眼,贾茜还是从心里有所

抗拒的,一个是生理上觉得那样太变态了有畏惧感,另一个是心理上过不了自己这

一关,听人说起过三洞齐入什么的觉得那是下贱女人才做的行为,现在自己跟下贱

女人好像也就差这一个洞了…可贾茜其实多虑了,曹建并没有生气,而是抱住她的

腰让她转过来面向自己。贾茜上半身倚在墙上,腰却让曹建揽着向前突出着,高潮

后的骚逼不知羞耻的向前腆着,还在分泌着少量的淫水。曹建也向前挺动自己的下身,

让自己的阴毛与贾茜的阴部来回摩擦,嘴里问道“最近跟家里的老公做了么?”贾茜知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高辣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我的男神是摄影师

我的男神是摄影师

三分糖
暗恋已久的男神,竟然主动要求给我拍私房照,拍就拍吧,可为啥还带来一个赤裸的美女,啊,好美,那圆润的乳房,让我情不自禁咬了下去。
高辣 连载 0万字
海棠山庄(总攻)

海棠山庄(总攻)

小酥肉
江湖传闻,有这样一座海棠山庄——庄主是与天同寿无所不能的仙人,只要卖身与他为奴,便可向他许一个愿望,无论什么样的愿望都能实现。 大概是个受视角的总攻文【?】双性为主,虐身虐心都有,热爱双飞np,总之是为了满足自己恶趣味啦 攻是庄主,可以简单理解成心理变态的神仙【??】,爱好就是收奴隶找乐子 目前的脑洞有 【妖女与少侠】山庄里长大的双性小妖女跑出来为祸人间,被一身正气的少侠收服了,可惜少侠遇险濒死
高辣 连载 1万字
抽卡吧!帅气Ssr洗脑育成中

抽卡吧!帅气Ssr洗脑育成中

珍君
把帅哥、种马、肌肉男当游戏里的ssr来抽,抽到就能随意玩弄!而想要养成肉便器还是肌肉狗儿子则都随你心意! 「西装绅士雌堕卡池」、「肌肉熟男卡池」、「夏季限定黑皮体育小狼狗福袋」……百花缭乱的卡池数不胜数。 不可思议的手游正式开始! 总攻/黑帮/体育生/人外/肌肉受/狼人/熟男/保安/夫夫一起做奴/父子兄弟/洗脑/驯化/产卵/配种人形犬/纯爱/雌堕/性奴交配 第一个卡池「黑帮风云」:两位ssr黑帮
高辣 连载 40万字
校园情事

校园情事

鸟球
他明明是校园一霸,但从来不敢在众人面前脱裤子!他的腿间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呢?跟随走进科学,获得科学的答案。 周效明:对不起,打扰了。 武力值超高学霸心如止水攻x校园霸王双性学渣小混混受 主攻文! 先开这本,隔壁虫族还要再等一等,等我存存稿写写大纲(捂脸痛哭) 欢迎微博骚扰:解鸟概要
高辣 连载 20万字
被白月光的爸爸给睡了(1v1 SC)

被白月光的爸爸给睡了(1v1 SC)

猹总
韩瑟瑟准备把自己打包送给白月光周以泽,她药都下好了,结果那药却白月光他爸爸周景深给喝了。然后她就被器大活好的爸爸一路啪成了白月光的小后妈!免广告下载: :
高辣 连载 14万字
我父亲的性途长征

我父亲的性途长征

岭南狼哥
晚饭的时候,我们收到了母亲即将到广州出差的消息。我端着饭碗,一边爬着碗里的饭,一边听母亲喃喃地说道。母亲似乎对这一次的出行有诸多不放心,一直不停地在叮嘱着父亲。父亲沉默不言,时而点头,时而向母亲应着一声,表示他自己有在仔细听她的叮嘱。 母亲说道:“虽然这一次出差的时间只有半个月,但是我还是不放心家里的事。”说完,她便把目光投向我。 我的眼睛与母亲的眼神躲闪着,抬眼看了母亲一眼后便又将目光重新放回
高辣 连载 6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