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iluoxia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请看小说网www.aidswalktoronto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宋婉秋管了女学之后,一时名声大噪,不少文人墨客都竞相邀约,想与宋大家探讨文墨雅事。

宋婉秋要兼顾礼部和女学的事宜,实在分身乏术,最后也只答应了休沐日与自己教授过的国子监弟子外出游行。

这回春日出游,国子监男弟子来了十个人,宋婉秋随着十人去了京郊的小山游玩。正值春光明媚、草长莺飞,小山上竹林茂密,走到半山腰便有一凉亭,清澈的溪水潺潺流过。

宋婉秋因为走得太急,额上都渗出了细密的汗珠,胸脯因为急促的呼吸微微起伏着。一旁的国子监弟子于宁看到两团诱人的奶儿,在红色的小兜儿包裹下微微一抖一抖的,不由得咽了咽口水,他可一直忘不了在国子监课堂上肏屄课的滋味儿呢。

于宁便对众人提议到:“此地恰有溪水,不若在此地歇息,玩流觞曲水如何?”

众人相视一笑,纷纷答应下来,便在溪水两边顺次坐下来。这溪水倒也不宽,人一步便能跨过去。

于宁在上游放了一只稍大的酒杯,他高声说道,“诸位,我们今天规则有所不同,这酒杯流到谁的面前,谁便要作文章一首,由宋夫子出题,若是答不上来,便不能喝酒,答出来了才能喝酒,宋夫子还要亲自盛酒!”

宋婉秋听了转念一想,她只是盛酒而已,也没什么损失,于是便欣然点头。

游戏开始,这酒杯从上游流下来,无巧不成书,这酒杯正好流到于宁的面前呢!

宋婉秋便提了个正经的朝堂大事的问题,这问题难不倒于宁,他顺利地就答出来了。宋婉秋正要给他倒酒,于宁抬手便阻止了她,“宋夫子,我只说要你亲自盛酒,这盛酒方式可要我来指定哦!”

“嗯?”宋婉秋疑惑地看向他。

于宁指了指她的小嘴,“我要宋夫子用樱桃小口亲自含酒喂我!”

这话一出,其他国子监弟子都炸开了:“于宁你可真有想法啊!这都能想到!”

“快!我们也要看宋夫子喂酒!”

“宋夫子喂酒这种好事怎么就没轮到我!”

宋婉秋脸都红了,她怎么也没想到坑在这里。她羞答答地抿了一口酒,那于宁便迫不及待地擒住了她的小嘴,火热的唇舌撬开贝齿,勾住那香嫩小舌,又将那含在美人小口中的酒全部吸走,啧啧的声音听得周围众人都火热了起来。

“唔……”

宋婉秋只觉得嘴里的酒在两人唇舌纠缠中流转,她被吻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高辣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我的男神是摄影师

我的男神是摄影师

三分糖
暗恋已久的男神,竟然主动要求给我拍私房照,拍就拍吧,可为啥还带来一个赤裸的美女,啊,好美,那圆润的乳房,让我情不自禁咬了下去。
高辣 连载 0万字
海棠山庄(总攻)

海棠山庄(总攻)

小酥肉
江湖传闻,有这样一座海棠山庄——庄主是与天同寿无所不能的仙人,只要卖身与他为奴,便可向他许一个愿望,无论什么样的愿望都能实现。 大概是个受视角的总攻文【?】双性为主,虐身虐心都有,热爱双飞np,总之是为了满足自己恶趣味啦 攻是庄主,可以简单理解成心理变态的神仙【??】,爱好就是收奴隶找乐子 目前的脑洞有 【妖女与少侠】山庄里长大的双性小妖女跑出来为祸人间,被一身正气的少侠收服了,可惜少侠遇险濒死
高辣 连载 1万字
抽卡吧!帅气Ssr洗脑育成中

抽卡吧!帅气Ssr洗脑育成中

珍君
把帅哥、种马、肌肉男当游戏里的ssr来抽,抽到就能随意玩弄!而想要养成肉便器还是肌肉狗儿子则都随你心意! 「西装绅士雌堕卡池」、「肌肉熟男卡池」、「夏季限定黑皮体育小狼狗福袋」……百花缭乱的卡池数不胜数。 不可思议的手游正式开始! 总攻/黑帮/体育生/人外/肌肉受/狼人/熟男/保安/夫夫一起做奴/父子兄弟/洗脑/驯化/产卵/配种人形犬/纯爱/雌堕/性奴交配 第一个卡池「黑帮风云」:两位ssr黑帮
高辣 连载 40万字
校园情事

校园情事

鸟球
他明明是校园一霸,但从来不敢在众人面前脱裤子!他的腿间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呢?跟随走进科学,获得科学的答案。 周效明:对不起,打扰了。 武力值超高学霸心如止水攻x校园霸王双性学渣小混混受 主攻文! 先开这本,隔壁虫族还要再等一等,等我存存稿写写大纲(捂脸痛哭) 欢迎微博骚扰:解鸟概要
高辣 连载 20万字
被白月光的爸爸给睡了(1v1 SC)

被白月光的爸爸给睡了(1v1 SC)

猹总
韩瑟瑟准备把自己打包送给白月光周以泽,她药都下好了,结果那药却白月光他爸爸周景深给喝了。然后她就被器大活好的爸爸一路啪成了白月光的小后妈!免广告下载: :
高辣 连载 14万字
我父亲的性途长征

我父亲的性途长征

岭南狼哥
晚饭的时候,我们收到了母亲即将到广州出差的消息。我端着饭碗,一边爬着碗里的饭,一边听母亲喃喃地说道。母亲似乎对这一次的出行有诸多不放心,一直不停地在叮嘱着父亲。父亲沉默不言,时而点头,时而向母亲应着一声,表示他自己有在仔细听她的叮嘱。 母亲说道:“虽然这一次出差的时间只有半个月,但是我还是不放心家里的事。”说完,她便把目光投向我。 我的眼睛与母亲的眼神躲闪着,抬眼看了母亲一眼后便又将目光重新放回
高辣 连载 6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