枪杀海岛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请看小说网www.aidswalktoronto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“宝贝。夹紧一点。”

宥野的红红的眼尾钓起一尾晚霞,夕阳纷纷跌坠在他身上。在他单薄的身体上变成一粒一粒碎片,他在斑驳余晖里沉沉闪光。施闻的余光瞥见他,眼神被光拽走,于是转脸去看,好像误入一片海。

他的吻落在他身上,从脖颈到锁骨,从脊柱到心脏。好湿,又好烫。像雨水里的太阳,背着一身淋漓就要热烈地献吻。

宥野的目光投掷在他身上,觉得他的影子裹着一滩日落味道的忧郁。

他往施闻的方向凑了凑,用耳语的声调讲,“哥哥,累了就吻我。”

他张开双腿夹住施闻,支起肩膀微微颤抖着将吻埋进他的温热的颈窝。幻想中欲望仿佛海潮的鞭绳,喧杂中一浪一浪地热吻。他睁开眼,眼前昏蒙蒙的起了层薄雾,他仰着头抓紧施闻的手臂,身下陡然一阵汹涌,话语伴着声喘息颠簸,他说:“好想去看海。”

船艇遇到风浪,他心脏和皮肤都粘稠地咸湿。好像身处热带岛屿。他光着脚奔跑在沙滩上,他是他的棕榈树,他的热带雨林。

施闻任他抓着手臂和后背,想象被他抓住红痕,他手指的每一寸贴合过他皮肤的触感,想象它们成为一道道甜蜜伤口。

“明天就去看海。”

施闻抱着他的腰往里插,在他耳边舔湿一滩,握着他的臀瓣来回抽动。

他想看海,他就开车去往城市边缘,和他沿着海岸线听一夜的海浪。听他的呻吟一波一波漫过海浪,而爱是温柔的刀锋,割裂海上的月亮。

宥野在他的进出里也浪潮跌宕,他一遍遍叫出声,啊是涨潮,嗯是退潮,有的叫床低的像喘息,有的吟的像浪拍礁石,高低不平,依次陷落在他起伏的心跳里。后背汗水淋漓,他好像闻到海风的味道。

“慢一点,施闻…我…”支支吾吾的话来不及说完,人又被施闻插得说不出话来。更深了,湿软潮热的内壁不停收缩,那里是施闻性器的独属物。等待它,容纳它,为他淌满壁的水,喂饱他,让他永不干涸。

他满眼蔚蓝,用这具身体灌满他的巨浪。

快高潮了。施闻握住他硬挺的阴茎,拇指堵住前端的小孔,其余的手指不轻不重地摩挲着茎身,一边让他爽,又故意不让他射。

他快忍不住,呜咽着求饶,泛红的眼尾可怜巴巴的看着施闻,“求你……”可苦苦央求也不奏效,快感混杂着临界边缘的昏聩,他难耐地喊,“哥哥…求你让我……”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高辣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我的男神是摄影师

我的男神是摄影师

三分糖
暗恋已久的男神,竟然主动要求给我拍私房照,拍就拍吧,可为啥还带来一个赤裸的美女,啊,好美,那圆润的乳房,让我情不自禁咬了下去。
高辣 连载 0万字
海棠山庄(总攻)

海棠山庄(总攻)

小酥肉
江湖传闻,有这样一座海棠山庄——庄主是与天同寿无所不能的仙人,只要卖身与他为奴,便可向他许一个愿望,无论什么样的愿望都能实现。 大概是个受视角的总攻文【?】双性为主,虐身虐心都有,热爱双飞np,总之是为了满足自己恶趣味啦 攻是庄主,可以简单理解成心理变态的神仙【??】,爱好就是收奴隶找乐子 目前的脑洞有 【妖女与少侠】山庄里长大的双性小妖女跑出来为祸人间,被一身正气的少侠收服了,可惜少侠遇险濒死
高辣 连载 1万字
抽卡吧!帅气Ssr洗脑育成中

抽卡吧!帅气Ssr洗脑育成中

珍君
把帅哥、种马、肌肉男当游戏里的ssr来抽,抽到就能随意玩弄!而想要养成肉便器还是肌肉狗儿子则都随你心意! 「西装绅士雌堕卡池」、「肌肉熟男卡池」、「夏季限定黑皮体育小狼狗福袋」……百花缭乱的卡池数不胜数。 不可思议的手游正式开始! 总攻/黑帮/体育生/人外/肌肉受/狼人/熟男/保安/夫夫一起做奴/父子兄弟/洗脑/驯化/产卵/配种人形犬/纯爱/雌堕/性奴交配 第一个卡池「黑帮风云」:两位ssr黑帮
高辣 连载 40万字
校园情事

校园情事

鸟球
他明明是校园一霸,但从来不敢在众人面前脱裤子!他的腿间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呢?跟随走进科学,获得科学的答案。 周效明:对不起,打扰了。 武力值超高学霸心如止水攻x校园霸王双性学渣小混混受 主攻文! 先开这本,隔壁虫族还要再等一等,等我存存稿写写大纲(捂脸痛哭) 欢迎微博骚扰:解鸟概要
高辣 连载 20万字
被白月光的爸爸给睡了(1v1 SC)

被白月光的爸爸给睡了(1v1 SC)

猹总
韩瑟瑟准备把自己打包送给白月光周以泽,她药都下好了,结果那药却白月光他爸爸周景深给喝了。然后她就被器大活好的爸爸一路啪成了白月光的小后妈!免广告下载: :
高辣 连载 14万字
我父亲的性途长征

我父亲的性途长征

岭南狼哥
晚饭的时候,我们收到了母亲即将到广州出差的消息。我端着饭碗,一边爬着碗里的饭,一边听母亲喃喃地说道。母亲似乎对这一次的出行有诸多不放心,一直不停地在叮嘱着父亲。父亲沉默不言,时而点头,时而向母亲应着一声,表示他自己有在仔细听她的叮嘱。 母亲说道:“虽然这一次出差的时间只有半个月,但是我还是不放心家里的事。”说完,她便把目光投向我。 我的眼睛与母亲的眼神躲闪着,抬眼看了母亲一眼后便又将目光重新放回
高辣 连载 6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