喵哈哈哈哈嗝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请看小说网www.aidswalktoronto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吃过晚饭,何似把他领到储物间,看到这半人高的笼子,常乐才明白何似的那句,只有狗可以留下来是什么意思。

常乐把笼子搬到客厅, 何似从柜子里拿了床被子,看着他一丝不苟地铺好,又让他钻进去试试。

一米八几的大个头,常乐跪坐着刚好能直起身,躺下就只有侧着身子蜷着腿。睡觉肯定是睡不舒服的了。

没关系,常乐想,只要能留下来,做什么都可以。

脸贴着何似的被子,他又硬了,浑身都冒着热气,小声地问何似:“老师,我可以出来了吗?”

狗笼的门贴着地,他只有跪爬着出来,不及他起身,何似又放了一套衣服在地上:“狗狗的衣服。”她笑:“我去洗澡,希望洗完狗狗已经换好了。”

说是衣服,其实只有一条低胸围裙,背后几条带子,还有一条腰带。

常乐费了些功夫才把那些细细的肩带穿好,衣服有些小,胸口露了一大片,下面也只是刚刚遮住。他纠结了一下,还是脱下了原本的内裤。

客厅有穿衣镜,他踯躅地走过去,看了一眼便不敢再看。他不受控制地硬了,裙摆被他顶起来,阴茎探出头,淫荡又下流。

何似还没有洗完,他走到浴室门口乖乖地等。他觉得四肢都不知道怎么摆放了,局促地站着,下面风一吹,凉飕飕地提醒他自己什么都没穿。双手拉着裙摆,努力地想遮一遮,奈何太短,下面那根又是雄赳赳气昂昂。

最后常乐干脆跪坐下来,也对,狗狗本来就应该这样坐。他仿佛真是一条狗了,他有些恍惚地想,抬手摸了摸脖子,空落落的,心里又酸又甜。

那条围裙是何似上一任留下的,常乐长得高,尺码应该是小了小号,不合身的才更有趣,何似恶趣味地想。

果然,那些肩带崩紧在他身上,胸前也露出更多,正好卡在胸下,腰带拉紧,显得胸大腰细。奶子又粉又白,领口一圈蕾丝甚至勒进奶肉里。

性感极了。

常乐见她出来,更是僵硬起来,手局促地挡在那处,抬头看她一眼又飞快地低头,“老师,我换好了。”

没等到何似说话,何似一脚踩在他手上,湿漉漉的。她用脚拨开常乐的手,踩上他的那根。

他又开始抖了,好热好软,带着水汽,他痴迷地盯着那只脚,想摸想舔,想她再踩重一点。

何似踩得毫无章法,在他身上蹭干了水,又换了一只脚,时不时恶意地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高辣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我的男神是摄影师

我的男神是摄影师

三分糖
暗恋已久的男神,竟然主动要求给我拍私房照,拍就拍吧,可为啥还带来一个赤裸的美女,啊,好美,那圆润的乳房,让我情不自禁咬了下去。
高辣 连载 0万字
海棠山庄(总攻)

海棠山庄(总攻)

小酥肉
江湖传闻,有这样一座海棠山庄——庄主是与天同寿无所不能的仙人,只要卖身与他为奴,便可向他许一个愿望,无论什么样的愿望都能实现。 大概是个受视角的总攻文【?】双性为主,虐身虐心都有,热爱双飞np,总之是为了满足自己恶趣味啦 攻是庄主,可以简单理解成心理变态的神仙【??】,爱好就是收奴隶找乐子 目前的脑洞有 【妖女与少侠】山庄里长大的双性小妖女跑出来为祸人间,被一身正气的少侠收服了,可惜少侠遇险濒死
高辣 连载 1万字
抽卡吧!帅气Ssr洗脑育成中

抽卡吧!帅气Ssr洗脑育成中

珍君
把帅哥、种马、肌肉男当游戏里的ssr来抽,抽到就能随意玩弄!而想要养成肉便器还是肌肉狗儿子则都随你心意! 「西装绅士雌堕卡池」、「肌肉熟男卡池」、「夏季限定黑皮体育小狼狗福袋」……百花缭乱的卡池数不胜数。 不可思议的手游正式开始! 总攻/黑帮/体育生/人外/肌肉受/狼人/熟男/保安/夫夫一起做奴/父子兄弟/洗脑/驯化/产卵/配种人形犬/纯爱/雌堕/性奴交配 第一个卡池「黑帮风云」:两位ssr黑帮
高辣 连载 40万字
校园情事

校园情事

鸟球
他明明是校园一霸,但从来不敢在众人面前脱裤子!他的腿间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呢?跟随走进科学,获得科学的答案。 周效明:对不起,打扰了。 武力值超高学霸心如止水攻x校园霸王双性学渣小混混受 主攻文! 先开这本,隔壁虫族还要再等一等,等我存存稿写写大纲(捂脸痛哭) 欢迎微博骚扰:解鸟概要
高辣 连载 20万字
被白月光的爸爸给睡了(1v1 SC)

被白月光的爸爸给睡了(1v1 SC)

猹总
韩瑟瑟准备把自己打包送给白月光周以泽,她药都下好了,结果那药却白月光他爸爸周景深给喝了。然后她就被器大活好的爸爸一路啪成了白月光的小后妈!免广告下载: :
高辣 连载 14万字
我父亲的性途长征

我父亲的性途长征

岭南狼哥
晚饭的时候,我们收到了母亲即将到广州出差的消息。我端着饭碗,一边爬着碗里的饭,一边听母亲喃喃地说道。母亲似乎对这一次的出行有诸多不放心,一直不停地在叮嘱着父亲。父亲沉默不言,时而点头,时而向母亲应着一声,表示他自己有在仔细听她的叮嘱。 母亲说道:“虽然这一次出差的时间只有半个月,但是我还是不放心家里的事。”说完,她便把目光投向我。 我的眼睛与母亲的眼神躲闪着,抬眼看了母亲一眼后便又将目光重新放回
高辣 连载 6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