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白司机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请看小说网www.aidswalktoronto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时间在兜兜转转中把我的记忆带回到大一军训时期的那个早上。北方夏季的清晨凉风习习,吹在脸上感觉舒服至极,我们每天起得都很早,洗漱后排队去食堂吃早餐,似乎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。

早上这个时候食堂人山人海,叫喊声和锅碗瓢盆撞击声混在一起,本来早上很好的心情,就这么被搅乱了。我和室友一边焦急地等着,一边不甘寂寞地说笑打闹。

「哎呀,你眼瞎啦?」一个清脆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,同时感觉身体被一双手用力地推向前方,撞到前边的室友身上。我不由得火往上撞,猛地转身看去,本来怒发冲冠,当我看到眼前是个清水美人的时候,满腔火气一泻千里,这个女孩子个子很高,白净的脸蛋透着红润,油黑浓密的长发瀑布般散落在肩上,大大的一对丹凤眼充满怒火直盯盯地看着我。

我们的目光对在一起,我觉得她生气的样子很可爱,「噗哧」一声,我笑了出来。嬉笑着说:「大姐,干嘛呀,大早上生气对身体可不好呀。」

她生气地说:「谁是你大姐呀,你是谁呀,无聊。」

我看她真的生气了,周围人们的目光都在注视着我,我心想算了,犯不上和她斗口。没有说话,转身排队,还是先填饱肚子吧。

食堂的早餐吝啬得可怜,我要了一碗白菜汤和两个馒头,总之能吃饱不饿就行呀。当我转身的时候,不知道是不是我流年不利,边上的哥们儿一转身,正好撞到我端白菜汤的胳膊上,这下可好,满满一碗呀,一点也没浪费,都浇在身后美女的衣服上。

「该死的,你是不是诚心呀?」美女暴跳如雷,赶忙用手擦拭身上的菜叶,周围的人们好像都怕事情不够大,大声嬉笑着,美女脸羞得通红,一跺脚,饭也没打,转身向食堂门口走去。

现在我可以肯定,她属于脾气暴躁型,我目光扫视一下周围无聊的人,也觉得十分难堪,手里捧着两个馒头向室友们坐的桌子走去。

犯人刚进监狱都得先过堂,大学也是如此。一个月的军训生活确实很无聊,每天都是立正和稍息,按时起床,睡觉,完全失去了本来应该具有的快乐,最讨厌的是每天教官都要大言不惭地重复说道:「不经历军营生活,就是不完整的人生」,不知道别人听了能不能得到振奋,但想忽悠我,还是比较困难。

终于军训结束了,心中暗自庆幸自己还活着,这回可以轻松轻松了。吃完晚饭约小李去酒吧玩玩,他眼睛放电,欣然答应。

刚来到这座陌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高辣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我的男神是摄影师

我的男神是摄影师

三分糖
暗恋已久的男神,竟然主动要求给我拍私房照,拍就拍吧,可为啥还带来一个赤裸的美女,啊,好美,那圆润的乳房,让我情不自禁咬了下去。
高辣 连载 0万字
海棠山庄(总攻)

海棠山庄(总攻)

小酥肉
江湖传闻,有这样一座海棠山庄——庄主是与天同寿无所不能的仙人,只要卖身与他为奴,便可向他许一个愿望,无论什么样的愿望都能实现。 大概是个受视角的总攻文【?】双性为主,虐身虐心都有,热爱双飞np,总之是为了满足自己恶趣味啦 攻是庄主,可以简单理解成心理变态的神仙【??】,爱好就是收奴隶找乐子 目前的脑洞有 【妖女与少侠】山庄里长大的双性小妖女跑出来为祸人间,被一身正气的少侠收服了,可惜少侠遇险濒死
高辣 连载 1万字
抽卡吧!帅气Ssr洗脑育成中

抽卡吧!帅气Ssr洗脑育成中

珍君
把帅哥、种马、肌肉男当游戏里的ssr来抽,抽到就能随意玩弄!而想要养成肉便器还是肌肉狗儿子则都随你心意! 「西装绅士雌堕卡池」、「肌肉熟男卡池」、「夏季限定黑皮体育小狼狗福袋」……百花缭乱的卡池数不胜数。 不可思议的手游正式开始! 总攻/黑帮/体育生/人外/肌肉受/狼人/熟男/保安/夫夫一起做奴/父子兄弟/洗脑/驯化/产卵/配种人形犬/纯爱/雌堕/性奴交配 第一个卡池「黑帮风云」:两位ssr黑帮
高辣 连载 40万字
校园情事

校园情事

鸟球
他明明是校园一霸,但从来不敢在众人面前脱裤子!他的腿间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呢?跟随走进科学,获得科学的答案。 周效明:对不起,打扰了。 武力值超高学霸心如止水攻x校园霸王双性学渣小混混受 主攻文! 先开这本,隔壁虫族还要再等一等,等我存存稿写写大纲(捂脸痛哭) 欢迎微博骚扰:解鸟概要
高辣 连载 20万字
被白月光的爸爸给睡了(1v1 SC)

被白月光的爸爸给睡了(1v1 SC)

猹总
韩瑟瑟准备把自己打包送给白月光周以泽,她药都下好了,结果那药却白月光他爸爸周景深给喝了。然后她就被器大活好的爸爸一路啪成了白月光的小后妈!免广告下载: :
高辣 连载 14万字
我父亲的性途长征

我父亲的性途长征

岭南狼哥
晚饭的时候,我们收到了母亲即将到广州出差的消息。我端着饭碗,一边爬着碗里的饭,一边听母亲喃喃地说道。母亲似乎对这一次的出行有诸多不放心,一直不停地在叮嘱着父亲。父亲沉默不言,时而点头,时而向母亲应着一声,表示他自己有在仔细听她的叮嘱。 母亲说道:“虽然这一次出差的时间只有半个月,但是我还是不放心家里的事。”说完,她便把目光投向我。 我的眼睛与母亲的眼神躲闪着,抬眼看了母亲一眼后便又将目光重新放回
高辣 连载 6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