轻云漫雾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请看小说网www.aidswalktoronto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“……你还是回去吧?”湛瑛侧头看了一眼头一次摸黑夜行、浑身紧张的云隐,出声道。

“不用。”

夜很深。书斋早就熄了灯。

湛瑛和云隐掐了个隐身诀便摸着黑探了进来。

湛瑛指间燃气一簇火光,将黑洞洞的四壁照亮,随即倒吸了一口凉气,云隐更是大气不敢出。

这简直就是间有阳具收藏癖的私人陈列室。

外厢的书斋原来是个装点门面的空架子,里面一间间的内室居然暗藏玄机。

“这是什么……邪神崇拜?”她指着一个仿古青铜的雕像,跪坐的雕像腿间朝天伸出巨大的阳具。云隐冷着脸看过去。

湛瑛走到内室中央,环顾四周,那些坦然高昂着夸张性器的壁挂、雕塑、烛台、甚至是桌椅箱笼的浮雕将她和云隐团团包围,她打了个冷噤,顿时感到落入某个噩梦的恐怖。

湛瑛后退一步,脚踩在什么凸起的机关上,身下的木板竟然是活动开合的。

湛瑛只来得及看了一眼云隐就掉了下去。云隐骤然发急,想也不想就跟着跳了下去。

这……简直是做不到底的噩梦。

他们降落下来的那块木板随即砰地合上,像一口箱子猛地扣上,一片黑暗。

身下是冰凉的石板,四周静得出奇,湛瑛抖抖索索摸到了云隐的手,凉得她心里一跳。

云隐反握住她的手,掌心才有了点温热。

放下心来,湛瑛指间簇地燃起一缕火苗,刚好照亮眼前一小片。

云隐投过来担忧的目光,似在探查她的状况。

她下意识地就和云隐背靠背地提防起陌生、潜在的危险来。

“我想应该不会有那间阳具陈列间更糟糕的地方了。”湛瑛自我安慰道。

她显然错得有些离谱。

这间宽阔阴冷的地下室空荡荡的,湛瑛几乎要失望地停止搜寻着什么的目光。

紧接着,她就对上一双瞪大的眼睛。

湛瑛惊得后退一步,贴着云隐的背。云隐立即转身扶住她。

“被发现了……”

对方却没有进一步的动作。

云隐随着湛瑛面朝的方向看过去,原来是一张靠背上以东珠为眼的绘着二龙戏珠的坐床。

湛瑛觑着那坐床上浮雕着的绘图,那些人头大得与身体不服比例,上身是正面观,下身却是侧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玄幻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一个筑基期密探的消失

一个筑基期密探的消失

爱不说
【修仙x探案x现代科技】 某个世界,修仙与现代文明这两种截然不同的的体系,在两块隔海遥望的大陆各自发展。 一位筑基期密探的失踪背后,竟牵扯到足以影响世界的阴谋。 且看东大陆的修士璇朝
玄幻 连载 13万字
脱下老师的裤子(师生H)

脱下老师的裤子(师生H)

崔黑
≈gt;/pre≈lt;
玄幻 连载 17万字
太子他偏要宠我(重生)

太子他偏要宠我(重生)

三生糖
晋2022-05-17完结总书评数:2454当前被收藏数:9742文案:云霏霏是东宫里的一名小宫女。东宫但凡想攀龙附凤之辈,都会被太子无情轰走。有一天,她突然被提升成贴身伺候太子的宫女。云霏霏受宠若惊,还发现太子与传闻中的矜贵冷漠,截然不同。他动不动就要赏赐她,动不动就叫她替他更衣,一天还能换好几次衣裳!太子陆骁的声音很好听,声线特别地低沉慵懒,看着她时,总是唇角噙笑,凤眸里,总带着若有似无的撩拨
玄幻 连载 53万字
风流方大宝的无敌修仙路

风流方大宝的无敌修仙路

墨舞青云间
+++ 不信神,不羡仙,帝王将相化云烟! 方大宝,方小宝,走出自己一片天! 玉足轻轻一勾,一只翘头绣鞋“呜”的一声,砸向一个正吮着指头上的油芝麻的半大小子! ————这是男主角方大宝! “我要修真!成神仙!”方大宝从来没有这么急切:“我要做真传弟子!” ————方大宝立下修仙的壮志! 刘黑蛋动了情,摸着方大宝冰冷的手,咿咿呀呀唱道:天渺渺,地茫茫,星落旷野月无光。哥哥一心修仙忙,杜鹃迷蜀栈,蝴蝶化
玄幻 连载 37万字
我女友两个姐姐

我女友两个姐姐

大叔身体好壮
我女友两个姐姐两个星期后,老爸的公司里员工的服装要换季。我给她打了个电话,把这比大生意介绍给她,突如其来的好运让她兴奋不已。等生意做成后,她说要请我吃饭,我就势提出要和她交朋友,她虽然有点羞涩,但还是很痛快的答应了。我们相处了一段时间,家里人对这个未来的媳妇很满意。很快的,我们就开始了同居。她把自己的第一次交给了我。我对她是很满意的,我的性欲很强,而她也总是想方设法的满足我。对于我提出的一些变态的
玄幻 连载 2万字
妻子竟和情夫一起调教我的岳母(欢迎回来)

妻子竟和情夫一起调教我的岳母(欢迎回来)

黄生
“那,下个月再见了。”和几位同事告别后,我踏上了归家的路。“志彬啊,今晚出来喝一杯吗?”刘慈是我的好友,因为彼此都是z市的,所以每次从平台上下来后,我们都一同坐高铁回家,因为长期的同步,加上年龄相近,他很快成了我的好友。不过和他这个单身汉不一样,我可是有家室的人。所以回到家后我有一大堆的事要做,要我今晚“抛弃妻子”去和他喝酒,这必不可能。况且刚才和妻子聊天得知,原本今天她和岳母带着儿子去参加“亲子
玄幻 连载 1万字